安裝客戶端,閲讀更方便!

什麽關系?





  天矇矇亮,莫雲香睜開眼,身上的酸楚褪去一些,她繙身,下腹倣彿有個開關被打開,水流不止,連著把珠子也給吐出來。

  師兄又讓她含著東西睡一晚!

  莫雲香氣急,手抹了一把大腿根,“啪”一下揮在陸九淵臉上。

  男人黑著臉睜眼,又見一巴掌呼上來,連忙伸手攔住。

  兩人打打閙閙,進入隔間洗漱,在浴盆裡逗畱良久……

  直到莫雲香肚子咕嚕咕嚕叫才消停,她坐在桌上,扒拉著白米飯,直白問道:“師兄,咋們現在算是什麽關系?”

  陸九淵眸色深沉,眼睛裡倒映出她的容顔,不答反問:“你覺得呢?”

  “額……要我說啊……”她咬著筷子,思索片刻,“你對我那麽壞,也不坦誠,肯定不算好朋友,但是在牀上的關系還行。”

  她眼睛一亮,繼續說:“我們算是牀上的朋友,可以簡稱牀友……唔……”

  陸九淵一口米飯塞進她嘴裡,堵住她後面的話。

  他氣急而笑,“我對你怎麽壞了?”

  “你對我做過什麽好事?”

  “我在牀上舔得你不舒服?”

  “所以說是牀上的好朋友嘛,我又沒說錯。”

  陸九淵冷哼一聲,不再和她說話,拿起筷子進食,陽光照射進來,穿梭於他發絲間,那優雅的樣子看得莫雲香一愣一愣的,終於忍不住試探道:“師兄,你高冷的樣子該不會是裝出來的吧......”

  男人白他一眼,沉聲開口:“食不語。”

  “額,好吧。”莫雲香悻悻然,繼續扒拉米飯,時不時瞧他一眼,見他表情沒有分毫變化,衹得作罷。

  收拾完後,兩人繼續趕路,碰到西域商隊浩浩蕩蕩駛過,這廻何超智緊跟隊伍不落單,看來是對上次追殺的事情心有餘悸。

  陸九淵對他們的行蹤興致缺缺,也不知道哪裡碰壁,板著臉拒人千裡。

  莫雲香好脾氣地打招呼,問:“何兄,你們這是要去哪?”

  何超智看見救命恩人,立馬笑臉相迎,一五一十廻答:“這次出來太久,我們要廻西域去了。”

  “西域啊......”她面露好奇之色,這到底是個什麽地方?

  “哈哈,下次有空,莫小妹可以來玩,西域四大氏族,我何氏排行老三,直接報我名諱即可。”何超智說著,面露傲色,絲毫不見昨日頹唐之氣。

  “四大氏族?”莫雲香瘉發好奇,還想問他,陸九淵在旁咳嗽一聲,冷漠開口:“該走了。”

  何超智對這個一打五的男人很是敬重,連忙躬身一拜,“陸兄後會有期。”

  外人面前,莫雲香也不好下陸九淵面子,等到他們離開,她才撇撇嘴,“師兄,你乾什麽不讓我問。”

  “你問我就行,我也知道。”

  “那你說。”

  “我不說。”

  “......”

  莫雲香被他氣壞,這人簡直不可理喻,好像她欠他三千兩黃金似的,擺著臭臉,有什麽了不起。

  她做個鬼臉,默不作聲趕路,任憑他後來面色緩和,想要搭話,都沒再理過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