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集合





  第二十七章

  黎明月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,黎父黎母已经睡了,她拒绝了佣人递过来的热牛奶,有些烦躁的一边扯开衬衫一边上楼,行走间穴内玉势的存在越发明显,要不是还有佣人在楼下,她都觉得自己坚持不到进屋。

  终于撑着身体跌进了床上,黎明月再耐不住的细声呻吟出来,两条细腿缠在一起,脸色酡红,小手哆嗦着探进了裙下。

  刚才黎明月并没有来得及开灯,此时房间里只有从窗外照进来的朦胧月光,刚好就落下一抹在她白嫩细滑的腿上,顺着她的手仿佛探进了幽幽深谷,烧红了少年人的瞳孔。

  黎游朋听到黎明月回来的声响时,绝对没想过会看到这一幕,见她脚步悬浮着进了屋还没关门,他只以为她是喝多了酒,好心上前关门,却被一声声娇吟勾住了魂。

  她们是法律上的姐弟,他最应该做的就是立即转身离开并当什么都没发生过,可男人的劣根性让他的脚步无法挪动,眼见着黎明月从腿间慢慢抽出一个条状物,黎游朋撑在墙上的左手立马握紧,腿间凶器愈发胀大,曾经在他眼里脆弱单纯的姐姐,竟然也会有这般淫荡的一面。

  他难耐的喘了口气,见床上的女孩儿有起身的意图,心下不由一慌,急忙退回了自己房间,可看过的那一幕久久留在脑海挥之不去,此刻的黎游朋还没意识到,日后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再把黎明月只当姐姐来看,而这也是他备受折磨的开始。

  黎明月一早起来,今天她要跟小姐妹赔昨天放鸽子的罪,几人约了去泡温泉,听说还有帅哥,再加上那位祖宗少爷不知道跟谁约去了不在家,这让她的心情十分不错,难得选择独自开车出门。

  “程江?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了,不工作吗?”

  这个时间点接到程江的电话的确很让黎明月疑惑,毕竟对方对待工作一向很认真,几乎不用私人手机,她放慢车速,听对面回道,“项目收尾了,今天可以休息,中午一起吃饭好吗?”

  怪不得有时间打电话,不过,黎明月有些纠结,作为一个合格的温柔女友,未婚夫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,她要是不陪实在说不过去,可她已经在赴约的路上了,难道又要放鸽子吗?

  大概是黎明月沉默的时间微久,程江的声音有些低落,“是不方便吗?”

  黎明月微微蹙眉,她不喜欢程江这样说话,显得两个人很生疏客套,想到此,她越发想要表现,直接开口邀请道,“怎么会,你是我未婚夫有什么不方便,刚才我是在想你会不会想去。”

  “哦?”

  “我跟几个朋友约了去泡温泉,她们有的都带男朋友,我也想让你陪,担心影响你工作才没说,这不巧了,我这就去公司接你。”

  “你把位置发我我直接过去吧。”

  “哎呀,我才刚出门,你等我,”黎明月心情舒朗,说话时尾音不由自主的撒起了娇,程江自然抵挡不住,乖乖答应在公司等着。

  放下电话的程江松了口气,工作哪有没有的时候,只是昨天黎明月的样子实在让他不安,今天思前想后还是要见她一面,没想到她还要带自己去见朋友,一种被认可的满足感涌了上来,程江勾了勾唇,大方的给一个项目多加了一部分预算。

  另一边的台球厅,几个男人约在一块打球,自然少不了美女调剂,赵岁疆有些拘谨的被一个身穿低胸装的女人攀上手臂,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  见他这副模样身边人都笑了起来,林谢楼摇了摇头,“你小子怎么跟个大姑娘似的,连女人都不会玩,算什么男人。”

  一阵哄堂大笑,其中一人刚进一球,闻言晃了晃头,“林哥刚回国不知道,就岁疆这样还算进步了呢,搁之前女人挨都不能挨。”

  被嘲笑的赵岁疆满脸通红,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他瞥了一眼坐在另一边抽烟的宴仲,对方垂着头看不清神色,嘴角那抹笑倒是清楚,宴哥是也在笑自己不会搞女人吗?会馆房间里的那一幕又冲进脑海,赵岁疆再也受不了身边的庸脂俗粉,一把把人推开,“去去去。”

  “哟,这是恼羞成怒了?”

  “岁疆,你这样可不行,你们赵家可就你一个独苗苗。”

  不断有人打趣,赵岁疆压下心中的觊觎跟人还起嘴来,耳朵里突然听到一个黎字,他就像一个雷达一样猛地看过去,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过大,急忙挠挠头掩饰,“我怎么听到有人骂我了?”

  “谁稀罕骂你,林哥妹妹约了一帮朋友去泡温泉,正好咱们几个难得聚一次,也过去玩玩?”

  赵岁疆用尽力气让自己的语气没有那么急切,他左手揣兜有些紧张的动了动手指,“都有谁啊。”

  “还能有谁,”刚才听见他们打电话的游海说道,“林谢紫不就那几个小姐妹,苏家韩家,还有你那个表妹,叫什么雅雅对吧,啊,还有黎家那个小美女。”

  黎家那个小美女,会是她吗?赵岁疆隐晦的往宴仲方向瞥了一眼,却并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出有什么不同,心下不禁有些失落,不是吗?那万一是呢?

  “去不去啊都,”游海拍了一下林谢楼的肩膀,“林哥,我可听说她们还叫了几个男模,咱们当哥哥的不得过去把把关?”

  林谢楼抖落肩膀的手,似笑非笑的点了点游海,“不该伸的爪子别伸,”说完也不看对方装傻,扭头冲另外几个哥们儿询问,“怎么说,去转一圈?”

  赵岁疆见游海冲自己挤眼睛,他正琢磨着怎么自然一点说要过去,话刚到嘴边,就见一直没说话的宴仲起身系扣,“过去看看。”

  “开我车,”游海咧嘴赶紧跟上去,才不管身后林谢楼警告的眼神。另一边的赵岁疆硬生生挨到众人都动脚才跟上去,紧张到他甚至能听到自己如雷的心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