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千七百八十一章 我好像個孤兒


    慕容曉峰看到慕容雄如此動怒的模樣,他連忙上前去輕拍著他的背。

     “叔叔,您先別生氣,消消氣。”

     “您先聽我說,慕容心兒雖然是慕容震的女兒,但是她在慕容家并不受重視,因此對慕容震一直懷恨在心。”

     慕容雄連著咳嗽好幾聲,厲聲道:“全憑她一張嘴說你也信?”

     “雖然這個慕容心兒是個私生女,連我都不清楚她是什么樣的人,你就輕易相信她說的話了?”

     “人家一起生活了多少年,你又認識他們多久?”

     聽到男人一句一句地指責,慕容曉峰只能低垂著腦袋,不敢抬起。

     “叔叔,我沒有相信她說的話,也還沒立馬答應她。”

     “她喜歡葉修,想把顧思縈殺了,所以才來與我合作。”

     慕容雄眼神微微一動,臉上更是看起來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 “不管她的目的如何,都不可輕易相信。”

     “一旦你被暴露,那連我都保不了你,你清楚后果嗎?”

     慕容曉峰點了點頭:“好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 “慕容心兒心機深沉,我會留一個心眼。”

     慕容雄從口袋里掏出一個藥瓶,遞到了男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 “每天讓慕容震服用一顆,這瓶藥空瓶之時,便是他的死亡之日。”

     “這藥無色無味,一般人查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 “至于你該如何讓他服用進去,那就是你要去思考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叔叔只能幫你到這里。”

     慕容曉峰看到男人手中那瓶藥,本應該毫不猶豫就接過的,但是此刻他的手像是被什么牽扯住了一般,移動不得。

     慕容雄看到男人沒反應的樣子,冷聲呵斥:“還不拿?這是心軟了?”

     “慕容曉峰,你的秘密已經被慕容心兒知道了,你還不動手,是要等到他們先把你干了嗎?”

     “對敵人仁慈,就是讓自己走向滅亡。”

     聽到慕容震的這一番話,慕容曉峰這才接過男人手中的藥瓶。

     “我不會心軟,更不會對他們仁慈。”

     慕容雄的眼睛里閃過一絲不宜讓人察覺到的狡黠,似是一副陰謀得逞的模樣。

     “好,等你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 “去吧,別讓他們起疑心。”

     “記住,在慕容家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一個人,你只有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 “如果慕容心兒是顆有用的棋子的話,你倒是可以用一用,但千萬別被她反套路了。”

     慕容雄一副不放心的樣子,千叮嚀萬囑咐慕容曉峰。

     “叔叔,您的教誨我都記住了,等我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 “這段時間曉峰不能在您的身邊照顧,要保重身體。”

     慕容雄點了點頭示意,便讓男人離開了。

     “來人!”

     等到慕容曉峰走后,他提高音量吆喝了一聲。

     “老板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 “派兩個人偽裝好身份去慕容家,給我盯住慕容曉峰,關鍵時候可以推他一把。”

     慕容雄的眼神里藏著深不可測,臉上閃爍著陰狠的神情。

 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

     “您不相信慕容曉峰嗎?”

     此話一出,慕容雄的臉瞬間便沉了下來,眼眸中氤氳著怒火。

     “不該問的別問,讓你做什么便做什么,趕緊去。”

     聽到男人的責罵,保鏢識趣地連忙離開了。

     慕容曉峰絲毫沒有停留便回到慕容家。

     剛一進門,慕容震便一臉和藹地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 “曉峰,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 慕容曉峰看到迎面走來的男人,他連忙藏好自己的情緒。

 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嗯,回來了,以后可要經常打擾叔叔了。”

     慕容震仰頭笑道:“一家人不說兩家話,有什么打擾不打擾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已經讓廚房準備好了晚飯,洗了手快來吃。”

     望著眼前的這一幕,飯桌上擺著香噴噴的飯菜,傭人們忙碌的背影。

     慕容曉峰瞬間便傷感了,要是他的父親還在多好,今日等他回來的就不是慕容震了。

     “曉峰,愣著干什么,快去洗手吃飯。”

     “等會修兒和縈兒都下來了,咱們好久沒一起吃頓團圓飯了。”

     男人的聲音,無疑是把慕容曉峰瞬間拉回了思緒。

     “好好,我馬上去。”

     說完后,他便一溜煙走到了衛生間,眼淚竟然不爭氣地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 他捂著嘴,盡量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。

     外面的飯桌上,大家都已經坐好了。

     “曉峰少爺,家主叫您吃飯呢。”

     聽到老李的聲音,慕容曉峰趕緊收拾好自己,讓臉上看不出任何的異樣,隨后便緩緩地出來了。

     “曉峰,來坐我旁邊。”慕容震朝著男人招了招手示意。

     慕容曉峰愣了愣,他的右側坐著葉修,另外一側不應該是慕容心兒么?

     他再次愣在了原地,步子不知該往何處移。

     “哥哥,你還愣著干什么,今天父親特意和我說,要把這位置讓給你做呢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一回來,把我的寵愛都分走了。”慕容心兒故意嘟囔著嘴,裝作吃醋的樣子。

     慕容震臉上滿是笑意:“心兒,怎么還和你哥爭風吃醋呢!”

     “只是位置調換了一下而已,你還是父親心中的乖女兒!”

     “好了,曉峰,快坐過來吧。”

     慕容曉峰一臉受寵若驚地走了過去,點頭道:“好,謝謝心兒讓出位置。”

     慕容心兒聳了聳肩:“誰讓你和少主都是父親心尖上的人呢?那我就只能勉為其難地排第二咯。”

     “思縈姐,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 顧思縈本來靜靜地坐在葉修的身邊,準備好好吃頓飯。

     突然被慕容心兒這么一que,她微微一笑道:“叔叔就心兒這么一個女兒,自然也是看重你的,沒有位置高低之分。”

     慕容震很是滿意顧思縈的回答,笑瞇瞇地附和道:“縈兒說得沒錯。”

     “心兒,你和兩位哥哥都是父親的孩子,你們在我的心里都一樣重要。”

     慕容心兒心中不由地冷笑,還真是說得比唱得還好聽,一丘之貉。

     “聽到父親和思縈姐這么說,那心兒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好了,趕緊吃飯吧。”慕容震首先拿起筷子,他先動筷,緊接著其他人也開始了。

     “曉峰,多吃點肉,你看都瘦成這樣了。”慕容震不停地往慕容曉峰的碗里夾菜,生怕他沒吃夠。

     而葉修則是往顧思縈的碗中夾菜,眼神尤為寵溺。

     “縈兒,多吃點,養好身子。”

     顧思縈根本無須自己去夾菜,可謂是飯到嘴邊,菜到嘴邊。

     此刻,飯桌上只剩下慕容心兒沒人管,她儼然像極了一個孤兒。

     慕容心兒緊緊地握住筷子,怒火不斷地在體內翻騰。

     “我好像個孤兒。”

     她一臉哭唧唧的模樣,頓時打破在餐桌上和諧的畫面。